登入捷徑:

直接前往內容(Alt 1)直接前往次目錄(Alt 3)直接前往總目錄(Alt 2)

柏林國際電影節博客撰稿人回應
前路在何方,柏林國際電影節?

瑪麗埃特·里森貝克(Mariette Rissenbeek)和卡洛夏特里安(Carlo Chatrian)
圖片來源:埃布訥(Eibner)/于爾根·比尼阿什錦(Juergen Biniasch) picture alliance

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卸任,瑪麗埃特·里森貝克(Mariette Rissenbeek)和卡洛夏特里安(Carlo Chatrian)接棒:最高管理層的人事變動會否讓你感受到 「變革的風潮」?假若如此,變革有何表現?

Gabriele Magro Foto: privat 加布里埃爾馬格羅(Gabriele Magro)(來自意大利):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柏林國際電影節,所以我很難將今屆電影節與歷屆進行比較。不過,有兩點可以肯定,現場氣氛充滿活力。而且我樂於看到這麼多意大利朋友參與本屆電影節。由工作人員到眾多前來柏林展映作品的導演。

Ieva ukyt Foto: privat 萊娃蘇凱特(Ieva Sukyte)(來自立陶宛):今年電影節的主要變化是增設了新的 「邂逅」競賽單元(Encounters),不過包括短片在內共有350部影片參加展映,所以很難掌握所有變化。歷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重要的影院之一——索尼中心Cinestar影院被迫關閉,令業界和媒體覆蓋非競賽影片的報導變得困難。但今年兩位新總監上任,他們都在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今年入圍主競賽單元的影片質素勝過往屆。
 
Erick Estrada Foto: privat 艾瑞克艾斯特拉達(Erick Estrada)(來自墨西哥):毫無疑問,柏林國際電影節、柏林乃至整個世界正在發生變化。去年是我第一次參加電影節,是的,在柏林國際電影節上能夠感受到不同觀點的碰撞。我不肯定可以解釋得很準確:我感到就像電影一直為我們呈現的,在舊故事裡聽見新的聲音,看到新的曙光。簡而言之:依舊(精彩的)故事裡注入一抹亮色。
 
Sarah Ward Foto: Privat 薩拉瓦爾德(Sarah Ward)(來自澳洲):對於柏林國際電影節這項大規模和具有重要意義的活動而言,變化不僅僅是兩位新藝術總監的加入。還在於今屆柏林國際電影節70周年紀念慶祝電影節的悠久歷史和傳承之際。相反,2020年柏林國際電影節給人的感覺更像是未來變化的先兆——儘管增設了「邂逅」競賽單元——並未為電影節帶來實質的變化。即便如此,藝術總監卡洛夏特里安(Carlo Chatrian)表現出與前任總監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不同的審美、興趣和重點。
 
Javier H. Estrada Foto: privat 哈威爾H. 艾斯特拉達(Javier H. Estrada)(來自西班牙):過去15年我都有參加柏林國際電影節。我可以坦白地說,今屆最有趣味,最發人深省,也最令人鼓舞。幾部入圍官方主競賽單元的作品尤其精彩,譬如由伊利亞·赫爾扎諾夫斯基(Ilya Khrzhanovskiy)、葉卡特琳娜·奧特爾(Jekaterina Oertel)聯合執導的《列夫·朗道:娜塔莎》(DAU.Natasha),在主競賽單元起著關鍵性的作用。在我看來,在往年是不會被挑選入圍的。此外,「邂逅」 競賽單元讓觀眾有機會欣賞在當代電影美學和敘事結構上大膽創新的作品。

Yun-hua Chen Foto: privat 陳韻華(來自中國):我喜歡的一點是,今年的節目排程更緊湊;電影切入的觸覺更敏銳。此外,特別單元「傳承」(On Transmission)上的對話給電影節帶來新穎的視角。雖然主競賽單元與「 邂逅」 競賽單元之間的分野仍需拭目以待,不過,對於某些跨類別影片的解讀同樣耐人尋味。說真的,入圍新設的 「邂逅」競賽單元的作品《出生的煩惱》(The Trouble with Being Born)是我今年看過的最讓人腦洞大開的影片。海報設計上,柏林熊的形象不復存在,讓我些許傷感。
 
Egor Moskvitin Foto: Privat 埃戈爾莫斯科維汀(Egor Moskvitin)(來自俄羅斯):迄今為止,我只參加過三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恐怕無法作出客觀評價。不過在我看來,新的策劃團隊沿襲了以往各屆的原則、架構和邏輯。入選主競賽單元的影片依然聚焦於探索不同文化和國家背景的藝術工作者眼中現今世界的複雜性。仍然有一些與當下無關的影片——《第一頭牛》(First Cow)和《日子》——並未聚焦時代精神或當下苦痛,而是直指人性。還有幾部「密探類」影片入圍,意在鼓勵電影節觀眾討論敘事過程中是道德還是美學更重要。因此,柏林國際電影節似乎仍然忠於其選擇的路線,我們可能需要更多時間來感受變化。
 
Anjana Singh Foto: privat 安吉娜辛格(Anjana Singh)(來自印度):今年最高管理層人選的變化並未讓我感到一絲「變革之風」!節目排程很棒。本屆電影節的組織工作堪稱完美,不遜於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策劃的往屆活動。遺憾的是,取消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應用程式。

Berlinale-Blogger Andrea D'Addio Foto: Privat 安德里亞達迪奧(Andrea D'Addio)(來自意大利):這是我第十三次參加柏林國際電影節。我認為今屆與往屆沒有太大分別。在我看來,在舊藝術路線往新藝術路線發展的過程中似乎呈現出連續性。我認為需要更多時間才能看到這股「變革之風」的成效。我只是注意到今年的影片數量比過去少。有更多時間和同事、觀眾暢聊電影,這是一件好事。
 
Hyunjin Park Foto: privat 樸賢真(Hyunjin Park)(來自韓國):今年各個單元組織得有條不紊,這一點值得肯定。也要感謝新任總監為電影節的可持續發展和多元化所付出的努力。特別是,我認為在性別平等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這些努力值得稱道,畢竟今年首次更換管理層人選。
 
Philipp Bühler Foto: Privat 菲利浦比勒(Philipp Bühler)(來自德國):洛迦諾的陽光還沒有照耀到波茨坦廣場。迄今為止,更換負責人的影響主要反映在 節目的「瘦身」上。 至於主競賽單元,入圍影片有《柏林亞歷山大廣場》(Berlin, Alexanderplatz)、《列夫·朗道:娜塔莎》(DAU. Natasha)以及克里斯汀·佩佐(Christian Petzold)、阿貝爾·費拉拉(Abel Ferrara)和莎莉·波特(Sally Potter)執導的作品——想必前任電影節總監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也不會遺留上述任何一部。我認為,重大變化在未來幾年才會出現,屆時將會向其他單元開刀。最備受關注的,便是「邂逅」 競賽單元的增設。

Camila Gonzatto Foto: Privat 卡米拉岡薩托(Camila Gonzatto)(來自巴西):柏林國際電影節無疑讓我們看見新面孔。新管理層總會帶來新觀點。新觀點也會產生新問題,例如新的單元分佈略顯混亂。然而,變化是發生在銀幕之外。由於展映地點遍布城中各地,觀眾不再集中在波茨坦廣場。這讓原本有興致參加電影節的觀眾失去感受節日盛事的氣氛。

Berlinale-Bloggerin Jutta Brendemühl Foto (Ausschnitt): Goethe-Institut 尤塔布倫德莫爾(Jutta Brendemühl)(來自加拿大):「電影節不需要巨大變化。」第70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開幕前,新任總監卡洛·沙特里安(Carlo Chatrian)如是說。但無論是有意為之還是無心之舉,的確帶來了一些變化:雙總監,新團隊,影片數量減少15%。取消了多場新聞發布會,兩個單元,幾家電影院。 增設第二個競賽單元——效仿坎城和威尼斯。最後,節目排程沒有預期的「藝術化」(遺憾的是,也沒有預期的本土化)。姑且不談變化,僅靠一屆電影節無法開創一個新時代。瑪麗埃特和卡洛勇氣可嘉!

友情链接:免费韩国成人影片  日本一本道高清无码AV  蝌蚪窝青青草  桃花色综合影院  一夜七次郎最新网站-人人摸人人干-99国产在线-看黄色一级片  开心五月天  日本一级特黄大片大全  免费在线观看的黄片-香港经典三级-a片毛片免费观看-夫妻性生活影片  激情快播  逼里香  男人天堂影院  宅男福利社  亚洲图片网  开心五月天  蝌蚪网  天天色  超碰久久人人摸人人搞  超碰caoporn  欧美视频毛片在线播放  免费在线观看的黄片  米奇电影网  米奇网站  韩国三级电影网站  青青草成人在线  欧美成人网站  四虎影院网站  免费韩国成人影片  一级a做爰片  久久色久久  直接观看黄网站免费